美研究机构明年初美国新冠死亡人数可能超36万

新华社华盛顿10月6日电(记者谭晶晶)美国华盛顿大学卫生统计评估研究所最新发布的新冠疫情模型预测结果显示,到2021年1月1日,美国累计新冠死亡病例可能超过36万例。

该机构5日表示,到今年年底,美国单日新增死亡病例可能会超过2900例。到明年1月1日,美国累计新冠死亡病例可能超过36万例,这意味着美国从现在明年初还将增加约15万例死亡病例。

华盛顿大学卫生统计评估研究所所长克里斯托弗·默里表示,预测死亡病例数将激增主要源于两大因素,一是随着一些州确诊病例减少,人们警惕性下降,接触增多;二是季节性因素将使更多活动在室内进行,这将进一步增加病毒传播风险。模型预测显示,死亡病例激增可能从10月开始,11月和12月加速。

据美疾控中心网站数据,目前美国新冠死亡病例数已超过过去5个流感季死亡病例之和。数据显示,从2015年至2020年的5个流感季,美国因流感死亡的病例数总计约为17.8万例,而目前因新冠死亡的病例数已超过21万例。

医药界的传奇伉俪——孙飘扬、钟慧娟夫妇,身家浮出水面。

在国内,能与恒瑞医药媲美的药企不多,翰森制药称得上是其中一家。而由妻子钟慧娟掌舵的翰森制药,又是另一个为人津津乐道的故事了。

2007年,钟慧娟荣获“三八红旗手”称号,在江苏省妇联一篇报道中,她罕见回首过去12年的创业历程,深感自己生逢其时,“在那个开明开放的时代,全社会都洋溢着倡导创业、尊重创业、理解创业、宽容创业的浓厚氛围。”

90年代初,身为连云港制药厂、一家国企的负责人,孙飘扬已经成为国内抗癌药领域的领军人物,但他不满足于此。他深知在当时的体制下并不能彻底放开手脚,但又不甘心错失医药行业的发展机遇。多重因素下,1995年孙飘扬和一名香港投资人共同创立一家新公司——豪森药业(翰森制药的前身)。无奈孙飘扬分身乏术,最终挖来了妻子帮他打理公司。

在资本市场上,最浪漫的事恐怕莫过于一起白手起家、一起牵手荣登富人榜了。

更大的转折点是连云港制药厂的改制。1997年,连云港制药厂进行改制,更名为江苏恒瑞医药股份有限公司,孙飘扬担任董事长。2001年10月,恒瑞医药登陆上海证券交易所,成为A股药王,不久后就斥资2亿元在上海张江设立研发总部。紧接着,恒瑞拿下了20%的抗癌药市场,坐实了抗癌药领域的头把交椅。2003年,江苏恒瑞医药股份有限公司启动股改,并在2006年股改完成,孙飘扬通过天宇医药持股比例达89.22%,成为恒瑞医药实际控制人,剩余的股权则由妻子钟慧娟持有。

医药硕士出身的孙飘扬,在连云港制药厂一直从事配料、计算这样简单的工作,即便如此他也是尽职尽责,由于勤奋踏实,他还一度被连云港制药厂的上级——医药工业公司调任过去,担任副科长职位。

尽管常被外界贴上恒瑞医药孙飘扬的妻子标签,但钟慧娟却是真正推动翰森制药发展的掌门人。在医药行业浸淫超30年,钟慧娟带领翰森制药成长为一批悍马,而让低调的钟慧娟真正脱离丈夫光环、走进大众视野的,还是一年多前的那声锣响。

好风凭借力,送她上青云。这个财富曾被低估家族的未来,仍然充满了想象力。

这对夫妻的辉煌战绩,堪称传奇。他们白手起家,如今各自执掌一家上市医药企业,且都做到了行业顶尖的位置——恒瑞医药是A股“药王”,翰森制药为港股“黑马”。截至目前,恒瑞医药市值超4700亿元,翰森制药市值超2000亿元,孙氏夫妇显然稳稳站在国内医药行业第一的位置。

夫妻两人,分别做出了一家上市公司,即便放眼整个中国创投圈也是绝无仅有。如今,这个掌管6800亿帝国的现实版中国“药王家族”,开始慢慢走进大众视野。

钟慧娟出生于江苏省连云港市,1982年,她拿到化学专业本科学位,成为当地中学的一名化学老师。说起来,孙飘扬还是钟慧娟的伯乐,教师与医药相隔甚远,钟慧娟最终选择下海,关键就在于她的丈夫。

根据通报,奥陶纪景区此次事故发生在工作人员拍摄宣传视频期间。这实在是一个沉重的黑色幽默。工作人员拍摄宣传视频,原本是想向外界展现景区最好的一面,因为悲剧的发生,却使现场影像成了另类的“宣传视频”。随着现场视频的广为传播,展现给人们的不只是惊恐,同时还有疑惑——为什么又是奥陶纪景区?

上任后的孙飘扬,在5年时间内开发出20多个新产品,帮助药厂转危为安。1991年,孙飘扬拿出120万元收购中国医科院药研所开发的抗癌新药异环磷酰胺的专利权,财务上的重负曾让员工诸多抱怨,也让孙飘扬苦不堪言,但他选择孤注一掷,跟员工说:“没有技术,命运就在别人手里。而我们要掌握自己的命运。”最终,他赌对了,1996年连云港制药厂营收破亿元大关。

后来,连云港制药厂风雨飘摇。当时,连云港制药厂账面上的利润只有8万元,经营状况每况愈下,孙飘扬临危受命,重新回到连云港制药厂工作,担任副厂长。因为个人能力的突出,孙飘扬又在32岁时被任命为厂长。

2013年5月,体育总局等五部委联合发布《第一批高危险性体育项目目录公告》,游泳、潜水、攀岩等项目名列其中。近年来,以惊险刺激为卖点的“网红项目”层出不穷,本身虽然极具高危险性,但不少项目却并没有相关的强制性行业标准或行政许可。由此,不仅使“网红项目”经营者以游戏心态视之,而且也容易为监督管理制造障碍。

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统计数据显示,截至美国东部时间6日晚,美国累计确诊病例超过749万例,累计死亡病例超过21万例。

59岁女教师逆袭,一跃成医药女首富,上市后每天身家涨1.3亿

翰森制药第一大股东背后实际控制人为钟慧娟,而家族信托Sunrise信托的受益人为孙远。值得一提的是,这位孙家“二代”早已进入翰森制药的董事会,在外界看来,此举无疑是为其将来接班铺路。

1996年,钟慧娟辞掉工作加入成立仅一年的豪森,没有制药相关经验的她凭借过硬的管理天赋,带领豪森一步一步成为江苏知名药企。1997年4月,豪森拳头产品、抗生素药“美丰”投入市场,当年实现收入3000万元;2003年,豪森便进入了全国医药百强企业,是业内名副其实的黑马。

当时,豪森是以“抢仿”能力出名,被称为国内首仿药前辈。其生产的格列卫(昕维片剂),就是著名电影《我不是药神》中“格列宁”的仿制药。影片中,瑞士进口药格列宁售价高达3.7万元一瓶,即使印度仿制的也需要近2000块一盒,但豪森生产的昕维片其医保价格售价只有约624元。

这对夫妇上演的药业双雄,一度让人赞叹。他们两位各自执掌一家医药企业,全都上市,且都做到了行业顶尖的位置——恒瑞医药是A股“药王”,翰森制药为H股“黑马”,截至目前,恒瑞医药市值超4700亿,翰森制药市值超2100亿港元,稳稳占据行业头部地位。

在第一个拳头产品诞生之前,钟慧娟和公司科研人员连续三个月在实验室、生产车间加班加点,熬了上百个夜晚,做了上百个工艺,反复探索试验,终于解决了产品试制难点。

一而再地发生意外之后,再而三的事故最终酿成了悲剧。连续三年发生事故已令人瞠目,而奥陶纪景区不过是在2017年才正式开放营业,惊险、刺激、恐怖正是其显著标签。痛定思痛,奥陶纪景区在以“世界高空项目打卡聚集地”为卖点的同时,是否为确保游客人身安全做好了充足准备?

事实上,2019年是孙飘扬家族财富大增长的一年。但恰在这个时点,孙飘扬选择急流勇退。2020年1月16日晚间,一则孙飘扬卸任恒瑞董事长的传闻不胫而走,当晚此事被官宣确认。掌舵恒瑞系近30年的孙飘扬,正式卸任董事长,接班人是周云曙,今年48岁,在恒瑞医药总经理职务上已经履职17年。他的走马上任,意味着恒瑞医药多年来打造的职业经理人团队正式走到台前。

相比丈夫孙飘扬的创业史,钟慧娟误打误撞进入行业,一路乘风破浪成为医药女首富的故事更具传奇色彩。

孙远今年33岁,2007年6月获得剑桥大学生物医学学士学位。据称,孙远在医疗投资管理及行业研究方面拥有近七年经验,于2011年10月加入翰森,现为公司执行董事,主要为研发战略、业务发展及投资战略提供指引。

2018年10月1日,一段“游客在奥陶纪景区极限飞跃项目游玩时保险扣突然脱落”的视频引发网友关注。10月3日,相关通告称,因工作人员操作不当,导致游客背后保险绳保险扣脱落。随后,“极限飞跃”项目、“步步惊心”项目被责令停业整顿,并处罚款。2019年4月30日,奥陶纪景区的18米悬崖秋千、21米悬崖秋千被责令立即停业整顿,并处罚款。尽管如此,2019年8月18日,奥陶纪景区18米悬崖秋千还是出现了故障,所幸游客最终安全着地。

不过,外界更为关心的是,作为医药界的最强夫妻档,谁是孙飘扬和钟慧娟数千亿财富的接班人?这里不能不提孙飘扬和钟慧娟唯一的女儿——低调的富二代孙远。

二人的身价也在持续不断上涨。2018年的胡润百富榜上,孙、钟夫妇以825亿元位列总榜单第20位,连续三年蝉联医药领域首富榜首;而在今年2月的《胡润全球富豪榜》中,孙飘扬、钟慧娟夫妇以2000亿元的身家位列第四,仅排在马云家族、马化腾和许家印家族后面;这一次身家再度涨到2500亿。

1982年,孙飘扬被分配到连云港制药厂担任技术员,这是一家诞生于1970年的药厂,也是恒瑞医药的前身。当时的连云港制药厂主要生产红、紫药水和片剂,偶尔加工原料药,并无任何技术性可言,直到1982年都还只是一个造消毒止血药水的小药厂。

在日前发布的《胡润百富榜》中,翰森制药掌门人钟慧娟以1350亿财富排名第20位,恒瑞医药实控人孙飘扬以1150亿财富排名第27。这对医药行业里极其有名的夫妻,合计总身家达到了2500亿。

孙飘扬是恒瑞医药的灵魂人物,与医药行业有着不解之缘。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特约评论员 赵志疆

掌管6800亿帝国,现实版中国“药王家族”,神秘富二代浮出水面

就在几天前,恒瑞医药刚刚发布了财报。财报显示恒瑞2020年前9个月营收为194亿元,较上年同期的169.45亿元增长了14.57%,而翰森制药中期收入近40亿。

而翰森制药创业之初更艰苦。当时全公司只有10余名员工和1个产品,为了使公司尽快走上正轨,钟慧娟抛下家中一切杂务,一心扑进了公司;为了节约资金,她挤在破旧的平房里办公,挤着公交车上下班,硬是将有限的资金用于购买仪器和设备;没有工人,她招来学徒工,手把手地教;没有市场,她带领一班人南上北下,走东闯西,开拓市场。

恒瑞医药被称为中国医药界的“一哥”,其专利和研发投入长期位居国内药企榜首,企业实力在国内更是首屈一指:第一家将注射剂卖到美国和欧盟的中国药企;第一家对外转让创新生物药品的企业;抗肿瘤药和手术用药国内市场占有率全国第一;公司研发的阿帕替尼成为全球第一个针对晚期胃癌的抗肿瘤血管生成药物……

作为医药帝国的接班人,孙远无疑被社会和父母寄予厚望,掌管着家族基金。据了解孙远的人说,这位“药二代”为人极其低调,她性格随和、做事认真务实,是一个容易让人产生良好印象的人。

2019年6月14日,钟慧娟站在港交所的舞台上,正式开启财富之门。翰森制药IPO当天股价就大涨36.75%,最终以19.50港元收盘,以高达1117亿港元的市值取代了药明康德的港股“药王”之位。彼时按照钟慧娟持股比例计算,其身价763港元(约670亿人民币)。

值得一提的是,自上市以来,翰森制药的股价一路上涨,截至昨天10月22日收盘,股价35港元,市值突破2100亿港元(约1900亿元),上市16个月足足翻倍,而钟慧娟个人财富也大涨61%,坐拥1350亿元身家。根据投资界测算,这16个月以来,钟慧娟身家平均每天涨1.3亿,甚至超过丈夫孙飘扬,成为名副其实的医药首富。

不过,钟慧娟并未止步于仿制药,而是每年拿出近10%的销售收入投入到新药物的研发。2015年12月,经过一系列资本运作,江苏豪森成为翰森全资子公司。如今,翰森制药已成为中国第一大精神疾病类制药公司,其在精神疾病药物领域的销售额连续四年夺魁,2017年市占率就已达到9.1%。在主攻的中枢神经系统、抗肿瘤、抗感染、糖尿病、消化道和心血管六大领域,2017年翰森占到中国药品总销售额的62.1%。尤为值得一提的是,公司的毛利率相当惊人,近三年均在92%以上。

这对最强夫妻档背后,还有着医药界最传奇的创业故事。

在外界看来,孙飘扬与钟慧娟的个性都非常低调,很少接受媒体采访,即便功成名就,也不活跃于大众视野。据恒瑞医药一位高管曾回忆,当年和孙飘扬一起去北京跑项目,买过站票坐过绿皮车、住过潮湿阴暗的地下室。孙飘扬是专业药学出身,当年出差公文包里大部分装的都是药物研发专利资料,数十年如一日。

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网站数据显示,美国累计死亡病例9月22日超过20万例之后,目前平均单日新增死亡病例数维持在700例左右。

投资界(ID:pedaily2012)从近日发布的《胡润百富榜》看到,恒瑞医药实控人孙飘扬以1150亿财富排名第27,而其妻子——翰森制药掌门人钟慧娟超过孙飘扬,以1350亿财富排名第20位。这对医药界“最牛”伉俪,总身家合计达到了2500亿。

从一家连云港小药厂到市值4700亿,孙飘扬靠抗癌药起家

现实中,越是以惊险刺激为卖点,越容易成为掀起轰动效应的“爆款”。但如果失去了安全的保障,“刺激”终不免成为“刺痛”,“网红项目”也很可能“招黑”。查明此次事故原因的同时,有必要尽快为高危险性“网红项目”立个规矩。

这一机构此次下调了到明年初的死亡数据预测,其9月初发布的这一预测数据是41万例。

中国医药界神仙眷侣:这对药王夫妇,总身家2500亿

此前“保险扣脱落”事件发生后,奥陶纪景区曾回应称,该事故其实是网络营销宣传手段。虽然这种解释最终被官方通报“打脸”,但由此释放出的态度却足够发人深省——将性命攸关的危险动作描述为营销宣传手段,其实恰恰说明对生命安全缺乏足够的敬畏。事实上,每一次意外都是一种“宣传”,只不过,导演游客以身涉险的“宣传效果”注定是负面的。

就数次被处罚的经历来看,管理部门对景区的监督不可谓不严格,却仍未阻止此次悲剧的发生。除了技术层面的原因之外,景区管理者的态度也是一个值得追问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