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尼推出SpatialReality3D显示器11月上市

TheVerge 编辑 Sean Hollister 近日收到了来自索尼的一个大包裹,拆开后发现里面装的是一块 15.6 英寸的 4K 屏显示器。 不过它最大的特点,就是能够结合摄像头拍摄的用户面部和眼动追踪信息,向用户呈现物体的 3D 画面。 据悉,该显示器全名为 Spatial Reality Display,上市时间为今年 11 月,但售价高达 5000 美元(3.36 万 RMB)。

显然,索尼希望为世界各地的内容创造者们提供一款所谓的“全息显示器”,以便其观察电脑设计的数字对象在现实空间中的样子。

“前几天杭州中通公益基金会和浙南管理区网点给我们送来了慰问金。这几年快运发展得不错,很多工厂主企业主都很信任我,我相信,明天一定会更好!”陈经伟说。

“她一直读书都比较好的,说起来惭愧,其实小时候我陪她陪得少。”陈经伟告诉记者,刚开始,自己在建筑工地上打工,经常好几个月不回家。

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村家庭,是怎么培养出如此优秀的孩子?

女儿到现在都没有一个专用书桌,小时候把作业放凳子上写,长高了就在柜台上写;

“我们如果出去派货收货,她就留在店里当客服,帮客户在电脑上查件,解决客户的投诉等。看到我们在搬货,她也会主动来帮忙。”陈经伟说,有时候,包裹多起来,自己忙得吃不上几口饭。女儿看在眼里,疼在心里。“我叫她不要搬,她还是会搬。”陈经伟说。

女儿跟陈经伟说过,不要那么辛苦,以后由她来赚钱,为全家创造美好生活。不过,陈经伟觉得,看起来自己干的是最累最苦的差事,但它不仅是一份养家糊口的工作,更是自己的事业,要继续干下去,直到干不动为止。

从收到好消息的那一刻开始,陈经伟激动得好几天没睡着。“请乡亲们吃饭,打包行李准备陪女儿去北京报到,网点是一天也不能停的,所以专门请了人来帮忙。”

为了多陪孩子回老家干快递

最后,对该设备感兴趣的朋友,亦可报名参加美东时间 10 月 22 日下午 3 点的虚拟展示会。

到了陈美晨读小学三年级,发生了一件事,让陈经伟很受触动。“有一次回家,我难得去接她放学。看到我来了,她非常开心,马上很骄傲地对身旁的同学说:‘这是我爸爸,帅不帅?他是最帅的’。”

成年人的世界,免不了无可奈何。回想过去,陈经伟有点哽咽,觉得对女儿有不少亏欠:

“人家说女儿是小棉袄真没错。女儿很贴心,我们不在网点的时候,她就是小帮手,什么事情都可以做。”陈经伟告诉记者,女儿上高中之后,课业比较忙,平时住校。但只要是周末、寒暑假,她都在门店里,一边做作业,一边给父母搭把手。

自从干了快递,除了回家睡觉,全家人的生活都在这个40多平方的门店里。

到了第二年,刚好中通快运在当地起网,陈经伟选择加入,在马金开出了一家网点。“工作比较稳定,上班时间也相对自由,可以更好地照顾家庭和孩子。”

软件方面,大多数演示都是基于 Unity 构建的,不过索尼宣称该设备还兼容虚幻引擎 SDK,且从这两个平台移植 VR 内容的过程很是轻松。

快递员基本全年无休,陈经伟很少能陪孩子出去走走。白天忙了一整天,晚上回到家常常倒头就睡了,女儿是几点钟睡觉的也不知道;

高考结束后,依然没有父母陪,女儿是自己一个人跟着老师去杭州、成都参加了清华大学组织的笔试面试……

当然,这款产品的实际体验,仍有不完 美的 地方。目前支持的最佳显示大小,在 13×6×5 英寸(约 33×15.2×12.7 厘米)左右,超出显示区域的部分将被截取。

昨天,将女儿送到清华大学门口,匆匆合了张影,看着女儿走进校园的背影,陈经伟有不舍,更充满了期待。

按照清华大学自强计划,陈美晨只要超一段线70分就可以被录取。7月25日,高考分数出来,陈美晨考了675分,超过一段分数线81分。当天,清华招生办的老师电话通知了好消息,再等待了一个月之后,8月25日,终于收到录取通知书。拿着这份沉甸甸的录取通知书,女儿笑了,陈经伟更是感慨。无论在外面有多累,背着多大的压力,但孩子一个天真的笑容,就能让所有的疲惫全部散去。这就是陈经伟生活里的那束光。

转眼5年多过去了,因为有了快递,日子一天天好了起来。

前几天,陈美晨回到母校分享学习经验,演讲中她说的一番话打动了在场的许多人:“我也会抱怨,为什么别的孩子周末可以睡到很晚,可以干自己喜欢的事,而我却一直在看店呢?但是我看了看一直在劳碌的爸妈,觉得自己还是应该懂事一点。所以从小到大我一直努力地学习,希望自己长大出息了可以回报父母。我们的手里紧攥着不止一人份的爱与期待,肩上担负着不止一人份的梦想与愿望。”

复工之后,学校还没开学,女儿困在家里,没有办法去县城找老师辅导。备考最紧张的阶段,自己忙到连饭都没时间为女儿做一顿;

“比如几吨重的机器设备,怎么派?必须用上叉车。”陈经伟解释,分量不是最要紧的,自己最怕的反而是一两百公斤的包裹。“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比如我们开化特色的根雕,形状往往是不规则的,没有托盘,叉车也用不了上,只能靠人工硬搬。”

陈美晨是个文静乖巧的姑娘,虽然生在农村,家庭条件一般,但从小她就是大多数父母口中“别人家的孩子”。摆在桌子上数十张各级各类的荣誉证书,见证了这名学霸多年来的汗水和回报。

如果靠得太近、或偏向于任一侧,屏幕自带的摄像头就难以对视角展开追踪,从而引发 3D 效果抽搐或消失。照此看来,这套方案可能也不适合多人同时观看。

陈经伟说,自己只有高中学历,身高不到一米七,但那一刻,自己深深感受到,原来在女儿眼中,自己的形象如此高大。

“跟其他同学的爸爸妈妈相比,我们的工作是那么不起眼。不过,女儿跟我们聊过,她觉得,工作不分高低贵贱,只要一家人在一起,就很幸福、很开心。”女儿的懂事,常常让陈经伟很感动。

简单体验下来,一些人可能更喜欢基于虚拟现实头戴式装置的显示方案。不过索尼的市场定位,显然瞄准了那些希望在办公桌上固定摆放 3D 显示器的客户。

说是小老板,其实就是快递员。陈经伟说,老婆身体不好,主要看店,陈经伟则包揽了收派货。物流行业是重体力活,尤其是快运,很多大件你想都想不到。

而对孩子来说,也许,努力奋斗的父母就是最好的榜样。

“父爱如果缺失,对小孩成长可能是不利的。其实我是书上看来的,当时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效果。现在看来,这个决定很英明。”陈经伟的决定就是,辞去建筑工地上的工作,回老家。

值得一提的是,Sony Spatial Reality Display 内置了嘹亮的 2.1 扬声器,并在顶部边缘位置提供了专用的音量调节按键。

2013年,年过四十的陈经伟回到马金,跨入完全陌生的快递行业。“东一户西一户,给大家送快递,很忙碌很充实。”

“前段时间,疫情最严重的时候,因为工厂不上班,所以货很少。7月份已经恢复到去年同期水平,8月份开始超出去年同期了。”陈经伟告诉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