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百只影子股攀亲科创板直接参股的上市公司不到10家

近百只影子股攀亲科创板 谁在捕风捉影直接参股科创板的上市公司不到10家;有上市公司称自己是财务投资;目前约半数影子股股价下跌

3月5日起,奥飞娱乐接连曝出诺亦腾、光年无限和乐相科技三家子公司有意冲刺科创板,奥飞娱乐对这三家公司持股比例分别达5.12%、5%、9.42%;3月18日,联创互联则透露参股的蚁视科技、行圆汽车均有意申报科创板,其分别持有二者7.36%、9.07%股权。

从参股目的看,也有上市公司明确自己是财务投资。3月25日,上市公司华胜天成发布公告称,全资子公司天津华胜天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有嘉兴珐码22.6%股份,不参与投资决策;嘉兴珐码持有科创板受理企业晶晨半导体1.07%的股份,占比较小,属于财务投资。

不少上市公司“共用”参股渠道

前述提到,不少上市公司是“共用”一个渠道参股科创板企业,例如和中兴通讯同时借道了红土投资、深创投来参股的广深铁路、大众公用、粤电力A等上市公司,也各自手握三家科创板受理企业。TCL集团、北京城建、中衡设计等上市公司分别参股了两家科创板受理企业。

与游资不同的是,不少机构早已提前潜伏。记者统计发现,目前以7家保荐企业领跑的中信证券,通过全资子公司中信投资参股了四家科创板后备企业,分别是当虹科技、赛诺医疗、澜起科技和苑东生物,持股比例分别为1.49%、1.34%、5.02%、2.78%。

记者根据兆驰股份透露的参投议案,通过公开资料查询发现,甲子普的存续期限自其首次交割日起算,至首次交割日的第八个周年日为止。为有序清算所有投资项目,执行事务合伙人可自行决定将存续期限延长两次,每次一年;或可根据协议约定而相应缩短。此外,甲子普的股权投资主要通过上市流通变现、被战略投资人购并、股权转让等渠道退出。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程普今年上小学六年级,成绩在班里挺不错的。“基本上考试都是八九十分,前段时间还连续5次考了100分。”宋女士对孩子的成绩挺满意,她不明白孩子为什么会离家这么久,“家里人都挺担心的,警方也一直在帮我们寻找,查了很多监控,但是一直没有找到有效的线索,希望孩子看到消息可以早日回家,也希望见过孩子的人能为我们提供线索。”

声明称,双方强调,2018年11月2日签署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与智利共和国政府关于共同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的谅解备忘录》为两国通过协商推进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和民心相通创造了新的机遇。

记者注意到,有投资者偏好小盘股,在股吧提问中询问还有哪些体量偏小的上市公司与科创板有关联。一位金融业分析师表示,这是因为偏低的流通值更方便能炒起来,加上目前科创板概念很热,是炒作资金获得短期收益的一个选择。

影子股也分远近,哪些公司持股比较货真价实?据记者不完全统计,在目前科创板受理企业背后的影子股中,实际参股比例高于20%的仅2只,参股比例达10%-20%的为3只,参股比例为5%-10%的有4只,有超过八成的上市公司实际参股比例不到5%。

而股权投资基金有存续期限的问题。一位基金业分析师表示,按投资时间长短来分,股权投资又可分为战略投资和财务投资,财务投资时间相对短,公司多是想通过参股来获取收益,并无左右甚至控制被投资公司的意图。

除了此类直观可见的低比例持股,有的上市公司手持股份看似不少,但再经一层股权穿透后也低于5%。例如南京微创的股东中,深圳市中科招商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持股30.18%,后者的股东又包括上市公司北京城建和鄂尔多斯。其中北京城建持股30%,由此参股南京微创比例为9.05%;鄂尔多斯持股14.25%,参股南京微创的比例就仅为4.3%。

声明指出,双方决定在此访间签署《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与智利共和国政府共同行动计划(2019-2022)》,推动中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进一步发展。这一新的行动计划将有助于巩固各领域务实合作,开拓能源、天文、航天和应急管理等新的合作领域。

更多的上市公司,与科创板受理企业间隔的股权层数还不止一层,着实是个“远亲”,实际参股比例甚至不足1%。例如上市公司新湖中宝,与科创板后备军晶晨半导体之间,相隔了智新科技、精确芯元、青岛天安这三层关系。

随着公司陆续发声“撇清”科创板关系,市场情绪也渐趋理性,科创板影子股的热度有所减退。

虽然目前科创板公司上市还停留在受理阶段,但灵敏的“影子股”早已争相“露脸”。据记者不完全统计,在目前52家科创板受理企业背后有约100只A股影子股。

截至4月8日,已有52家企业进入科创板受理名单,“沾亲带故”的A股影子股约百只。但如上述投资者感叹的,不少上市公司是经过多层股权关系间接持有受理企业股权,一个合伙型股权投资基金背后有三个以上上市公司的情况也不鲜见。据记者不完全统计,直接持股科创板受理企业的影子股不足10只,超八成影子股实际参股比例低于5%。

热潮之下,有公司“攀亲”科创板,也有公司“撇清”与科创板的关系,拒绝蹭热点。

为三家上市公司“搭桥”参股虹软科技的深圳市华泰瑞麟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存续期还有一年就将期满。企查查数据显示,该投资基金成立于2014年9月,存续期6年,营业期限至2020年9月。

铂力特背后的影子股中,同样有三家上市公司通过同一个合伙型股权投资基金参股,分别是百隆东方、阳光城和广州发展,而被借道参股的三峡金石,仅持有铂力特2%股权。杰普特的关联图谱中,还出现5只影子股同借一家投资创新集团参股的情况。

虽然这五家企业目前上市未成,股价先行,奥飞娱乐和联创互联的股价近期接连攀升。其中,奥飞娱乐在3月5日公布消息后的半个月内,股价从6.88元最高上涨到10.19元,之后震荡下跌,截至4月9日收盘报8.34元;联创互联的股价也在3月中旬发布消息后从8.16元一路上涨到9.09元,截至4月9日收盘报8.4元。

还有业内人士进一步分析称,在宏观经济基本面没有彻底改观、市场仍然是存量资金博弈的格局下,宏观经济增速下滑、上市公司商誉减值、企业盈利能力下降、银行不良资产率上升、外部环境恶化等因素决定了不存在大牛市的基础。科创板推出能够导致大牛市的可能性不大,未来市场最大的可能仍然是板块轮动的结构性行情。

于3月22日首批公布的受理企业之一安翰科技,背后的影子股上海医药,股价也从23.66元的高点震荡下滑,加上公司3月25日表示持股安翰科技占比较小,对公司几无影响,至4月9日收盘,公司股价报21.27元,近11个交易日累计下跌约10%。

分析:概念股价值可能虚高 投资需理性

“拐了八道弯参股了一点点,这个‘亲戚’关系有点远。”一位投资者在股吧中评价个别上市公司与科创板后备军企业的股权关系。

早在今年1月下旬,上市公司兆驰股份就在回答投资者提问时表示,公司2017年10月时参投的股权投资基金甲子普,投资项目之一就是科创板后备军容百新能源。该消息带动了兆驰股份股价大涨,从2.2元左右在一个半月内上升到3.6元,涨幅超60%。随后稍有回落,截至4月9日收盘报3.27元。

参股另一家首批受理企业江苏北人的软控股份,股价也从消息公布后的约7元高点,滑落至4月9日收盘的6.36元,下跌约9%。

访问期间,双方签署了政治、经贸、海关检验检疫等领域合作文件。(完)

影子股“两极分化”:“攀亲”or“撇清”

不只是兆驰股份,银亿股份、森霸传感也曾先后在互动平台“自曝”与容百新能源的关系。

整体来看,首批申请科创板企业公布至今已有11个交易日,其间大盘上涨4.37%,但据记者粗略统计,约半数影子股股价下跌。

值得一提的是,不少上市公司是间接通过股权投资基金等形式参股。一位基金公司人士向记者介绍,一般而言,股权投资基金是由几个投资方共同出钱,设立的一个投资主体,可以是公司形式,也可以是合伙企业,合伙企业形式设立的就可以称作“合伙型股权投资基金”,这种在市场中较为常见。

此外,启明星辰直接持有恒安嘉新14.21%股份;光线传媒直接持有当虹科技10.53%股份;北京城建持有二十一世纪空间技术4.1%股份;联明股份持有江苏北人3.11%股份;大港股份持有天奈科技0.88%股份,另一家上市公司新宙邦持有天奈科技3.95%股份。

对此,中信证券提醒,股市中,“捕风捉影”或许能占得先机,但是其中虚实,还是希望投资者能探究清楚,切勿听风就是雨。

B06-B07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程维妙

江苏北人的影子股仙鹤股份,股价在3月下旬连续3个交易日内收盘价格涨幅偏离值累计超过20%,引来交易所问询。其后公司于3月27日晚间发表公告称,经自查,公司不持有江苏北人股份,公司实际控制人间接持有江苏北人的股份,另外公司监事张久海担任江苏北人的董事非本公司委派。公告次日,仙鹤股份股价开盘便下跌4%。

超八成影子股实际参股比例低于5%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4月8日,着急与科创板撇清关系的上市公司包括泰达股份、空港股份、康缘药业、仙鹤股份、华胜天成、上海医药、天壕环境、蔚蓝生物、四川成渝等。

从股吧和投资者平台上的评论看,目前不少投资者也越来越理性地分析影子股持股情况,不过仍有投资者认为,持股比例低不重要,“炒股票讲究的是噱头,必须有,才有的炒。”

以虹软科技为例,有至少9家A股上市公司出现在其关联图谱中,但其中华孚时尚、通鼎互联、伊利股份都是通过合伙型股权投资基金华泰瑞麟参股,而华泰瑞麟持有虹软科技的股份比例仅为1.81%,三家公司可分的“蛋糕”十分有限。

同样参股了四家科创板后备企业的还有中兴通讯,分别参股了光峰科技、微芯生物、安集微电子和杰普特,但都不是通过旗下全资公司持有,且比例均不高。

通过另一个合伙型股权投资基金嘉兴骅轩参股虹软科技的也有三家,分别是华策影视、美盛文化和思美传媒,然而嘉兴骅轩持股虹软科技的比例更低,仅为0.64%。此外,华昌化工、中超控股、天奇股份分别通过瑞华投资、苏民无锡这两个投资合伙企业参股,两个合伙企业持有虹软科技的比例也均不到1%。

声明说,双方决定推动和加强国际发展合作领域对话与交流,分享经验,开展双边及探讨开展三方合作,并加大工作力度,推动签署相关合作谅解备忘录。双方同意就投资等经贸合作的新机遇加强信息交流与推介,还同意加强高技术、天文、产业创新、学术机构交流等领域的合作。

业内人士表示,影子公司或其子公司入股了科创板申报企业,将直接受益于其未来的业绩增长。

文/北京青年报记者 李卓雅

通过基金“搭桥”持股面临存续期限制

上市公司还通过全资子公司或孙公司参股,与科创板后备企业也是“直系”关系,实际参股比例不打折扣。例如千方科技通过全资子公司北大千方持有鸿泉物联网19.94%股份,卓翼科技通过全资子公司翼飞投资持有容百新能源0.47%股份,华数传媒通过全资孙公司参股当虹科技4.47%股份等。

东北证券研究总监付立春也表示,从短期趋势、资金、市场预期来看,影子股确实有上涨潜力,因为科创板的政策高度、市场关注度都很高,所以每一次重大进展都会有资金追捧,造成相关股票上涨。但从长期价值、基本面、实质来看,科创板市场化定价询价机制的实施,定价、涨幅也将回归理性,意味着影子股是否能够获利、获利多少还不确定,相关概念股的价值可能虚高,存在回调的空间。

合伙型股权投资基金甲子普便是一例。兆驰股份、银亿股份、森霸传感三家公司均是以合伙型股权投资基金参股容百新能源,参股比例均较低。

声明称,双方强调,智利主办2019年亚太经合组织(APEC)系列会议,对深化区域经济一体化、构建开放型亚太经济、促进地区和全球经济增长意义重大。中方支持智方办会。皮涅拉总统期待习近平主席出席将于2019年11月16日至17日在圣地亚哥举行的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

众多科创板影子股中持股不绕弯子的“近亲”很少,只有不到10家上市公司。其中,通化东宝直接持有特宝生物33.94%股份,直接持股比例最高;其次是中科曙光,持有中科星图23.29%股份。

宋女士告诉北青报记者,这并不是程普第一次离家。一周前因为在学校手机被老师没收,程普曾经离家出走了两天,最终在市中心被家人找到。宋女士回忆,11月27日上午,程普突然跟她索要银行卡和身份证说要绑定在自己的手机上。宋女士表示了拒绝,随后程普就把自己关在了屋子里。“27日晚上我睡觉前还检查了一下他在家,没想到28日凌晨3时许,他悄悄地离开了家。”

声明指出,双方在国际和地区问题上达成广泛一致,同意在联合国及其专门机构、亚太经合组织、世贸组织等框架内就联合国及安理会改革、气候变化、共同推动落实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等重大议题扩大对话与合作,支持多边主义和自由贸易,为世界和平、稳定与发展做出更大贡献。中方祝贺智利担任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COP25)主席国,将积极支持智利发挥主席国作用,推动大会取得积极成果。

其中,华胜天成在公告中表示,公司、公司全资子公司及嘉兴珐码不参与晶晨半导体的经营管理活动,对公司目前经营业绩影响较小。

大部分科创板企业的影子股都吸引到了炒作资金,股价普遍出现上涨。不过,近期影子股热度有所降温,业内人士也提醒,“捕风捉影”或许能抢占先机,但长期看能获利多少并不确定,价值可能虚高,存在回调的空间。

例如直接持有特宝生物33.94%股权的通化东宝,在3月27日特宝生物科创板上市申请获受理的消息公布当天,股价一度涨逾7%,但28日就高开低走,截至4月9日收盘报17.19元,比28日开盘的19.89元跌去约13.57%。